<noscript id="mqkga"><sup id="mqkga"></sup></noscript>
  • <xmp id="mqkga">
  • <xmp id="mqkga"><menu id="mqkga"></menu>
  • <dd id="mqkga"><nav id="mqkga"></nav></dd>
    <xmp id="mqkga">
    全文閱讀
     
     
     

    中法關系走過一甲子,法國還能引領歐洲對華友好嗎?

    發布時間: 2024-01-31 15:41:06   |   作者: 綜合   |   責任編輯: 李鑫

     

    時間:2024年1月27日

    嘉賓: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副研究員楊成玉

    中國網:“中國訪談,世界對話?!备魑痪W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訪談》!60年前的1月27日,中法兩國正式建立外交關系。在走過一個甲子之后,中法關系當前處于怎樣一個水平?在對華“脫鉤”聲浪四起的西方世界,法國對于歐盟具有怎樣的影響力?作為第一個與中國建交的西方大國,法國現在是否還有“敢為天下先”的勇氣和遠見呢?就相關問題,中國網《中國訪談》特別邀請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的專家楊成玉分享自己的觀點和見解。

    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副研究員楊成玉。(董寧 攝)

    中國網:楊老師您好,首先今天很高興,也很榮幸能夠邀請您接受我們的專訪。

    楊成玉:主持人您好,各位網友好!

    中國網:眾所周知,法國是第一個同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西方大國。在過去的60年當中,中法關系也是起起伏伏。能不能請您簡單為我們梳理一下中法關系的發展都經歷了哪些重要的時刻?

    楊成玉:圍繞著中法關系,其實我們不得不談到上世紀20年代開始的這么一個留法勤工儉學的運動,在“五四”運動之后,大批革命的先行者到了法國開展勤工儉學,前后大概有1600多人參加了這個運動。

    在法國,因為當時法國處于共產主義運動的高潮期,所以新中國非常多的領導人在法國接觸到了馬克思主義,在勤工儉學過程中發現馬克思主義能夠實現中國救亡圖存。所以我認為,最早期的法國對中國的影響就是勤工儉學運動,然后帶來了馬克思主義。

    之后因為我們新中國有不少領導人,包括周恩來、鄧小平,都有在法國的經歷,所以對法國不管是從個人來說,還是從兩國的關系來說,還是有促進作用的。因此,就有了我們最早期的中法建交。

    發展到這個70年代,比如說1975年,應法國的邀請,我們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對法國開展了訪問。這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領導人對西方國家的首次訪問。在訪問的過程中,鄧小平參觀了當時法國重型卡車制造廠,包括原子能機構,這些都為推動后續的中法合作奠定了基礎。比如說它帶動了萬輛卡車進口中國,為中國的經濟建設帶來了非常顯著的促進作用。比如說參觀這個原子能機構,為后續中法在民用領域的核電合作也奠定了一個非常高的政治基礎。

    發展到90年代,比如說1994年,江澤民主席訪問法國,這個是有歷史意義的。這為后續中歐之間建立緊密的一些合作、深化經濟領域的合作也是奠定了基礎的。

    至今來說,整個法國,中法之間的建交帶動了后續的政治領域、經濟領域的合作,也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改革開放帶來了非常長足的促進。

    中國網:那么從中國人的視角來看,在整個西方大國和中國相處的過程當中,法國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

    楊成玉:首先來說,圍繞著這幾十年的中法關系來看,中法關系是有高度的政治引領性的。比如說中法基本上所有的合作都是建立在中法領導人高度政治互信的基礎上的。我們也看到,近幾年中法元首之間的互動是非常頻繁的。比如說在疫情期間,習近平主席與馬克龍總統不管是通話也好視頻(通話)也好,這個頻率都是保持在與西方(國家)元首(交往)的前列的,保持著高度的政治互信,可以說為后續中法關系在各領域的合作都開創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

    比如說中法都是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也是我們所說的"五常"國家。中法在這個領域上,它是站在全球治理的高度去討論一些全球問題,或者說一些熱點問題。這些是區別于其他西方國家的,也就是說中法之間圍繞著全球性的問題開展對話這個基礎是非常好的。比如說中法在應對氣候變化領域、在生物多樣性領域(的合作),都是走到了前列的。

    除了這個雙邊關系之外,還有中歐領域。法國作為歐洲的核心國家,它在中歐關系上也是有這么一個比較促進的作用。所以我們整體來看,中法關系區別于中國與其他發達國家的雙邊關系,它不僅有雙邊關系議題的討論,也有中國跟歐盟這兩個市場、兩個文明之間的對話的討論。在這個基礎上,中法之間還有在全球性問題上的對話、交流和合作。

    中國網:您剛才提到了高層交往。我們知道去年4月馬克龍總統對中國進行了國事訪問,而去年11月底,中法高層互相通電話,共同表示要堅守建交初心,推動中法關系更上一層樓。那么中法兩國在政治關系和經貿往來方面處于一個什么樣的水平?還有哪些不足的方面?

    楊成玉:其實我們先開始看政治關系。中法近年來的政治關系,我們就用一個詞來概括,就是高度的政治互信,這也是中法關系的基礎,就是領導人之間通過各種方式的對話、交流,開誠布公地去談論一些事情,雙邊之間的往來也是非常密切的。近幾年來,中法之間的這種政治互信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政治互信的基礎上,我們再來看中法經貿領域的合作,比如說去年中法經貿領域的合作也是實現了歷史性的突破,包括貿易方面、投資方面,都是處于非常好的狀態。特別是在我們近幾年說全球化有所倒退,就是說出現了美國為首的保護主義、單邊主義的情況下,中法雙方都是在捍衛自由貿易、捍衛多邊主義,在這個方面也是達到了非常強的默契。

    中國網:那么中法雙方要使雙邊關系更上一層樓,應該從哪些方面發力呢?

    楊成玉:其實中法關系整體上來說就是基于中法元首的互信——高度的政治互信,去促進雙邊經貿往來深化的過程。從這個過程出發,法國基于自身的經濟利益,當然它也有非常多的對華經貿的訴求,比如說要解決它的對華貿易逆差問題,也就是促進中國進口更多的法國產品。

    在這個領域上來說,其實我們也看到了,我們也在挖掘更多的法國的優勢產品對華出口。比如說我們連續舉辦的進口博覽會,比如說在2019年進口博覽會上,法國作為主賓國,馬克龍在訪華期間出席了進口博覽會。在這個領域,其實我們可以挖掘的法國的優勢產品還是非常多的,比如說法國的優勢的農產品。比如2019年在進口博覽會上,在中法元首的見證下,(兩國)簽署了《中歐地理標志協定》,也就是我們認可法國具有優勢的地理標志的產品,我們在中國市場上對它給予保護,也是促進法國有優勢的這些地理標志的產品,特別是農產品,進口到中國的市場上來。其實在解決這些貿易逆差,進口更多的法國產品的方面,我們其實還是做了非常多的努力的。

    另一方面,在投資的方面,我們陸續有企業到法國去參與到直接投資的領域去,在法國去投資,比如說我們的三元牛奶,比如說我們的山東高速在法國投資一個機場。其實整體上來說,在政治領域或者說在經濟領域,中法關系都在順利發展。

    中國網:您剛才也一直提到,中法兩國在政治上是高度互信的,但是在經濟或者說在經貿上,法國在中國的存在感好像不如美國、日本、德國,甚至不如韓國那么強,那么中國產品在法國市場的影響力怎么樣呢?

    楊成玉:這個主要是基于一個國家的比較優勢,或者說是它的優勢產業所決定的。其實我們看,之所以法國的產品在中國的存在感遠不如德國的產品,是因為德國的產業優勢集中在機床、交通運輸設備這些領域,這些領域是我們中國在經濟的發展過程中滿足人民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所必需的一些產品,也是需求量比較大的產品。比如說德國的機械、德國的汽車,所以它的存在感會比較高。

    但是另一方面,法國的優勢產業集中在科技含量更高一些的大科技的領域。我們中法合作最大的特點就是大項目、高科技領域的合作。比如說民用核電領域,比如說航空航天領域,比如說生物制造領域,這是中法合作比較大的這么一個特點。這些領域對于我們普通民眾來說存在感比較低。但是站在一個國家建設的角度來看,比如說1987年從法國引進技術,然后法國動用它的最優惠的貸款援助建設大亞灣核電站,也是開創了中國對外高科技合作的先河。就是說我們在經濟建設的過程中,法國依然是以它比較有特色的產業方面對中國進行合作,對于中國建設的促進作用不亞于其他國家,只不過就是說我們普通民眾感受不到。

    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副研究員楊成玉做客中國網訪談間。(董寧 攝)

    我再舉一個例子,比如說我們的北京大興機場,它的整個巡航系統、通訊系統都是來源于法國企業的合作。所以說這些領域我們普通人生活中看不到,但是對于中國的經濟發展,不亞于跟德國、韓國之間的這些合作。這是中法合作的特點,是基于大項目的高科技領域的合作,這是主要的特點。

    從另外一個方面來看,近幾年來,中國的產品走入到法國的市場是比較多的,因為法國它有自身的經濟上對中國產品的訴求。比如說中國的產品性價比較高,可以滿足法國不同民眾生活上的需求。我觀察到我們有越來越多的比如說電子產品(進入法國),小米也在入駐香榭麗舍大街,其實也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元素的產品、中國制造產品在法國銷售。

    中國網:根據報道,前不久法國還挑頭要求歐盟采取措施限制中國的汽車等行業進入歐洲市場。那么您怎么看待中法兩國在經貿合作方面的一些摩擦呢?

    楊成玉:法國在經濟政策上歷來有相對來說保護自身產業的這么一個傳統,特別近幾年來法國的這么一個產業的政策,在呈現不斷發展的趨勢。這個趨勢主要來源于新冠肺炎疫情之后,法國也認識到自己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自己的供應鏈是非常脆弱的,以至于在非常多的重要產業方面不能實現自給自足,在極端情況下是一個比較大的打擊。所以在當前的這么一個后疫情時代,它要加緊去培育或者說去回遷自身的一些敏感性的產業。這也涉及到法國自身產業的思想。比如說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它認為未來是要進行能源轉型,特別是在交通運輸設備領域,要進行新能源的更傾向綠色的發展。因此它認為自身的汽車產業也需要這么一個轉型,它也有一些在產業上的保護主義的思想。

    但是我要著重強調的一點就是法國的,包括歐洲現在一系列的這種去風險政策,是基于自身去應對極端情況的政策,它不具有針對性,相對于美國的對華遏制這些政策來說,它不具有針對性。

    中國網:所以法國它其實是出于對自身產業的一種保護,和一些西方國家的“脫鉤”還是完全不同的?

    楊成玉:對,它還是比較強調國際規則和自由貿易的。

    中國網:您剛才也提到很多次,法國對于中國來說其實一直都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我想這主要是因為法國在西方世界當中一直都具有一定的獨立性,而且法國還是歐盟的“領頭羊”。那么現在法國對于歐盟有多大的影響力呢?還能否推動歐盟采取對華友好措施呢?

    楊成玉:我們整體上來看,這幾年歐盟的一系列的經貿政策,特別是對外的經貿政策,基本上都有法國的影子,也有學者談到這是歐盟政策法國化的過程。比如說歐盟在推動投資審查、在建立碳邊境調節機制這些方面,其實都是有法國的理念,或者說也是法國早期推動的結果,只不過就是說通過法國的政策、通過法國的理念,然后在歐盟層面上進行了政策上的推動。

    所以說近年來歐盟的政策,其實法國的重要性是越來越彰顯,特別是在當前的歐洲,在它越來越碎片化、政治上多極化的發展趨勢下,特別是默克爾榮退之后,馬克龍一直以歐洲一體化的旗手、推行歐洲戰略自主的推動人的身份出現,他也提出了非常多的歐盟改革的訴求或者說議題。比如說設置歐洲軍隊、獨立的國防、獨立的歐洲防務的這些政策,其實都是為歐洲進一步的一體化的發展,對外成為一個統一的政治聲音去推動的。所以在這個角度上來說,法國對于歐盟的話語權是在上升的階段。在這個階段下,其實中歐關系雖然面臨著一些波折,但是整體上來說,中法關系保持著非常高水平的發展,特別是習近平主席跟馬克龍總統之間密切的互相交流、對話的渠道是非常暢通的。在這方面,其實良好的中法關系可以推進中歐關系行穩致遠。

    中國網:那在對華關系上來看,法國對于歐盟乃至對于整個西方世界能夠發揮怎樣的影響或者作用呢?

    楊成玉:首先它分為不同的一個層面,比如說在雙邊關系層面,日益深化的中法關系肯定會為其他的歐美國家形成一系列的觸動,這是雙邊層面。然后在對歐層面上來說,法國在歐盟的話語權非常大的背景下,確實可以為深化中歐關系帶來一些正能量。第三個,在全球治理層面上來說,因為我們現在面臨著日益突出的地緣政治、地緣經濟(考慮)的這些背景。在這個大的背景下,中國跟法國始終有捍衛多邊主義,包括國際規則的多邊主義的傳統。在這個問題上來說,確實中法關系在對話領域,我們看到有越來越多的應對氣候變化的議題,有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議題,中法共同推動這些議題。此外,在全球熱點問題上,中法之間也是保持著非常良好的密切的溝通;在非常多的局部熱點問題上,也有一系列的共識。所以我認為中法關系是在多維度地去維護以至于達到雙邊互利共贏、歐盟層面上穩定、在多邊層面上去推動繁榮發展的這么一個態勢。

    中國網:我們了解到您曾在法國留學過,后來又在中國駐法國大使館工作了一段時間。那么在普通的法國老百姓眼里,他們對于中國或者說中國人有一個怎樣的印象呢?

    楊成玉:其實對于法國人來說,中國其實是離法國非常遙遠的國家。但是現在在法國的人口中,中國人的比重或者說華裔的比重越來越大了,特別是80年代以來,越來越多的像以溫州人為代表的中國人在法國經商,在法國經濟社會的地位不斷提高。就現在整體上來說,我認為法國普通民眾對于中國,其實第一是非常好奇的,因為相對于歐洲國家、相對于美國,對中國的陌生感還是比較大的。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文化、中國的社會發展對他們來說還是比較有吸引力的。

    第二,從七八十年代到法國去經商的特別是溫州人的身上,法國民眾也看到了中國人的勤勞勇敢、敢闖敢拼的精神。這個精神其實他們就看到這些溫州人從白手起家,然后到現在在法國有產業,在生活上、在財富上,平均來說遠高于普通的法國民眾的這么一個情況。因此對于中國人的勤勞勇敢的精神還是非常敬佩的。

    中國網:我們也知道,近些年來以英美為代表的一些西方國家抵制中國的文化活動,甚至關閉了一些孔子學院。那么對此,法國的社會、法國的政府是持什么樣的態度呢?

    楊成玉:法國還是一個相對來說非常多元的國家,就是說任何一種文化,在法國來說還是對一些民眾有吸引力的,法國政府對于這些文化領域的合作還是持比較開放的態度。

    我也看到我們中國的孔子學院在法國也有大量的分布,還有中國的文化中心也在巴黎運營了很多年。比如說我前幾年到過巴黎的中國文化中心,其實他們每周都有各種各樣的展覽,有各種各樣的中國電影的播放。這些活動吸引了非常多的法國民眾,各個階層的、各個年齡段的都有。而且我也觀察到現在越來越多的法國青少年也開始學習中文,通過學習中文去了解中國的傳統文化。其實在這方面,我們看到了非常多的積極信號。

    中國網:其實文化交流也一直是中法雙邊合作的一個亮點。那么中法文化交流有哪些突出之處?未來的潛力和發展的空間在哪里?

    楊成玉:談到文化交流,我們可以看到中法今年60周年,官方定義的就是文化旅游年。在這個方面,其實我們又要談到法國的優勢產業,法國優勢產業之一就是旅游。法國是吸引全球游客最多的國家,在吸引旅游方面,法國政府確實是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從這方面出發,因為法國今年還有奧運會,以奧運會為契機,去拉動自身的旅游。我也看到法國現在積極在做的一系列的事情。新冠肺炎疫情之前,中國游客占到了法國吸引外國游客的第二位。在這種情況下,后疫情時代,怎么樣去重新吸引中國游客到法國去旅游,也是法國旅游行業比較關注的事情。

    那至于中法文化合作來說,我們就是站在兩個文明之間互相吸引這么一個層面上來看的。確實,中國文化對于法國的普通民眾來說,吸引力非常大。但是同樣,法國文化對于中國的部分民眾來說,同樣具有吸引力。怎么樣去宣傳對方的文化,在這個基礎上推動文化之間的交流合作、人文交流合作,其實這個空間是非常大的。

    中國網:像您說的,今年不僅是中法建交60周年,還是中法文化旅游年,也是法國即將舉辦奧運會的這樣一個年份。所以在這特殊的年份當中,中法也將攜手舉辦一系列的相關活動,我們也可以期待一下。

    最后,我們也希望在走過了一個甲子之后,中法關系能夠繼續向好,更上一層樓。謝謝楊老師!

    (本期人員:編導/文案:韓琳;主持:白璐;攝像:王一辰/劉凱;后期:劉凱;攝影:董寧;主編:鄭海濱)

     
    综合精品国产无码-精品乱伦三级高清-乱伦高清欧美自拍-精品亚洲三级中文
    <noscript id="mqkga"><sup id="mqkga"></sup></noscript>
  • <xmp id="mqkga">
  • <xmp id="mqkga"><menu id="mqkga"></menu>
  • <dd id="mqkga"><nav id="mqkga"></nav></dd>
    <xmp id="mqkga">